樹葬!

給我一塊清境地,

放下我的身骨灰,

就多一顆小種子,

自然送給水與土。

或許會成長,也或許結束。

日曬雨淋就是甘露,努力長大就是企圖。

活了,我知道曾經的努力。

死了,我了解怎樣的化作無。

其實,我從未離開,也沒有結束。

因為我已經是大地的塵,是自然的灰,是宇宙的無。

乘蔭玩涼,我一直喜歡。

若是風吹雨大,依然茁壯,不再害怕,我已長大。

時間走太快,當然不夠玩,那又能怎樣?

我仍存在,與樹同期,與地同有,與自然同行。

也許名字早已不存在。

乘蔭玩涼吧,我仍存在,與樹同期,與地同有,與自然同行。

名字早已不存在。

TiTiDoD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